当家族企业Paslin Co.决定被一中国企业收购,当时的首席运行管Kerry Hammer 和公司领导阶层面对的最大挑战是人们的忧虑。

当地人士想知道底特律城的自动机系统供应商是否会安置职工于海外以满足全球汽车制造商需求?两年后, Hammer的回答始终如同那日被浙江万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收购一样:不会。